由引诗中的错字说起 – 优发娱乐-优发娱乐官网直营平台【娱乐平台】

由引诗中的错字说起

  最近,在报纸上读到一篇名为《英国大英博物馆的中国古代书画》的文章。文中讲到明代张瑞图的书法立轴,并录下了这张行草书七律的全文:“独啸层岩第一峰,松梦向晚若为容。遥看飞鸟林间度,正忆归僧月下逢。隔树天低三五尺,当轩云抱百千重。蒲团坐种万缘寂,列洞风传几处钟。”我读到第二句,就产生疑问:“松梦”是什么意思?而且“梦”是仄声,使这句违律了。作为古人、书法大家,诗句竟然不符合格律,不大可能吧!再读到第七句“坐种”,真是百思不得其解。对照此文插刊的张瑞图书法原作,可惜印得太小,难以辨识,于是,只得借助网络查看张书原迹。

  一看,问题就解决了。1.原来张瑞图写得明明白白的是“松蘿(简写为萝)”。用“松萝”,不但句意便能得到合理解释,而且句子也是完全符合诗的格律的。2.“坐”后面的字是草书,一般不懂书法者确难以辨认,但懂书法者完全清楚,这是“稳”的草书,而不是“种”字。所以,张书中这两字应翻录为“坐稳”。“蒲团坐稳”,谁还会不理解呢?

  疑问是解开了,可是,让我更惊讶的是:网上所有对张瑞图这张书法,竟然在这两处毫无例外地全翻录为“松梦”和“坐种”。我想,这肯定是第一个人翻录错了,后面的人跟着抄,也抄错了。不知那篇文章是否也是这样“参考”过来的?

  我认为,对于翻录,有两点必须做到。第一点:第一位翻录者必须要有极为严肃、认真的态度。像原迹很清楚的“蘿”字,怎么会录成“梦”字?“稳”字的草书确较难认,如果自己缺乏书法知识,没有把握,则可向精通此道的人请教,亦可多方探讨、考证,把字、文真正搞清楚,坐实了,再录下来。然而,第一位翻录者可能用的是“猜测法”。第二点:后来的翻录者,当然可以“借鉴”“参考”第一位翻录者的成果,但必须要首先判断其翻录是否正确、精准,最根本的是对照原件去鉴别,不能采取“人云亦云”“抄来算数”的态度。

  我们可以总结出两点值得思考的结论:一是网络上的文字并非都可靠。除了此诗之翻录,其他错误我也曾见到不少,这都是上传者缺乏认真态度的表现。应当去除“快餐文化”的心理。二是阅读或引用者必须要有追根究底的精神,这样才能深入理解,也才能在阅读和引用中获得心智的启迪;必须要独立思考,提高辨识力。陆维钊先生(1899-1980,曾为王国维先生的助教,书画大家,尤擅诗文)在上世纪70年代曾与我谈起:“德才识学,以识为先。”我想就是这个道理,因为没有辨识力,就会迷失方向,事与愿违。当然,这个“识”是广泛意义上的“识”。

  所以,做学问是要脚踏实地的,文章也并不是容易写的,即使把别人的东西“借鉴”一下,也应采取十分慎重的态度。要讲诗词、书画,作者首先应精通诗词、书画,如果不精通,亦应多方请益,谨慎行事,以免出现失误。只有对自己要写的东西真正融会贯通了,才能写出好文章,才能经得起大众和时代的检验,才能不辜负古人、不误导今人。“文章千古事”啊!

  中国的优秀传统文化是我国人民的宝贵财富。要做到文化自信,必须踏踏实实地做好承传的每一步工作。

    (作者:徐弘道,系中华诗词学会会员、中国楹联学会理事)

  

Comments are closed.